QQ咨询:2325281582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动态>>行业动态
行业动态

激发资本市场活力 助力注册制改革 2017-02-15 杰森团队 www.jasongroup.com

暂停4个月后,中国证监会日前宣布完善新股发行制度,重启首次公开募股(IPO)发行。国泰君安证券副总裁刘欣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A股市场经历前期急跌已进入自我修复阶段之际,通过完善新股发行制度,适时重启IPO,不仅恢复了资本市场的“造血”功能,有利于激发资本市场活力,提高上市公司质量与保荐机构执业水平,助力注册制改革,还在此基础上增强资本市场和实体经济良性互动,促使资本市场真正成为国民经济稳增长、调结构的重要力量。

中国证券报:此次重启IPO并进一步完善新股发行制度,短期是否会对市场造成冲击?

刘欣:决定股市走势的根本因素是宏观经济基本面和上市公司整体盈利水平变化;短期影响因素则包括市场所处点位高低、资金面宽松程度,以及替代类资产回报率等。当前A股正处于前期急跌之后的修复阶段,市场点位具有较高吸引力;而且从大类资产配置层面看,由于利率不断下调,无风险收益率下降,股票在大类资产配置中的吸引力不断提高;此外,市场资金面也较为宽松。因此,此次IPO重启选择的时机合适。

此次IPO重启,不仅给予A股市场对于新股供给的稳定预期,而且配套措施科学、方法运用得当,不仅不会对二级市场产生冲击,还有利于提振资本市场信心。理由有以下几点。

一是坚持市值配售原则,拥有股票才能“打新”,有利于保持二级市场吸引力,进一步巩固前期新股发行制度改革成果。

二是取消预先缴款制度,将申购时预先缴款改为确定配售数量后再进行缴款。以前“打新”,投资者需预先缴纳申购款,会出现卖老股打新股的情况,而且巨额申购资金缴款对货币市场也会产生巨大冲击。取消申购预先缴款使得投资者可以“满仓打新”,避免了以往卖老股对二级市场影响,也避免了巨额申购资金冻结造成的流动性紧张,有利于维持资金利率水平稳定。预计新股发行制度改革将会使打新收益率下降,从而抑制打新对市场资金分流。市场动辄几万亿元规模的打新资金(今年6月初25家公司集中发行时,冻结资金峰值最高为5.69万亿元)大致可以分为三个来源:卖老股资金、拆借资金以及长期打新资金。取消预先缴款制度将会使部分长期打新资金回流二级市场,按1/4左右的水平保守估计,也有约四五千亿元资金规模回流股市,而近几年IPO融资额也大致维持在一两千亿元左右,最高峰出现在2011年,具体规模为2720亿元,融资规模最小的年度则只有669亿元(2014年)。两相对比可见,此次新股重启不仅不会造成二级市场失血,还将极大可能增加二级市场资金供给。

三是明确IPO发行节奏,给予市场对于新股供给的稳定预期,缓解市场担忧情绪。此次IPO重启之前,有28家公司IPO暂缓发行,接下来,其中已经履行缴款程序的10家公司将先行启动,剩余18家则将在年底前分批发行。换言之,今年基本上只有这28家公司IPO。同时,中国证监会恢复新股发行审核会议,合理安排审核进度。我认为,只要关于IPO节奏的预期明确、稳定,就不会对二级市场造成较大影响。

中国证券报:此次新股发行制度改革特别提出了建立保荐机构先行赔付制度,有哪些作用和影响?

刘欣:此次新股发行制度改革首次提出建立保荐机构先行赔付制度,当信息披露文件中存在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给投资者造成损失的,要求保荐机构先行对投资者进行赔偿。

这一开创性制度设计使得投资者因信息披露原因造成的损失更容易获得赔偿,有利于投资者利益保护。对保荐机构而言,则显著增加其责任约束和执业风险,将倒逼券商加强质量和风险控制制度建设,提高从业人员专业化素养和职业道德水平,促进券商整体执业水平提高。先行赔付制度将促使保荐机构更加审慎地选择客户,挑选出真正优质、诚实守信的企业推荐上市,从而促进上市公司的质量进一步提高。保荐机构在尽职调查过程中,也将更加勤勉尽责,协助发行人真实、准确、完整地进行信息披露,切实提高信息披露质量,为注册制推出奠定良好基础。

中国证券报:此次改革规定公开发行股票数量在2000万股(含)以下且无老股转让计划的,应通过直接定价方式发行,这对保荐机构的要求是否更高了?

刘欣:小盘股直接定价有助于提高保荐机构定价能力。直接定价方式将缩短发行周期,提高发行效率,同时也对承销商定价能力提出较高要求。定价过高,承销商自身有包销风险;定价过低,则不能实现发行人的融资目标和价值发现。这就要求保荐机构除了对发行人是否符合上市条件进行专业判断外,还要对发行人盈利能力、竞争能力、发展前景、行业趋势、市场估值水平和投资偏好都有深刻的理解和把握。

直接定价发行将促使保荐机构提高新股定价能力,保荐机构定价能力的提高不仅有利于实现发行人和投资者“双赢”,还有利于消除新股价格的大幅折价或溢价,避免二级市场股价大幅波动,为未来注册制推出做好铺垫。

中国证券报:长远来看,重启IPO对于我国资本市场有哪些积极意义?

刘欣:重启IPO有利于激发资本市场活力,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一个缺少IPO的资本市场是功能和活力缺失的资本市场,特别当前我国经济改革进入“深水区”和结构转型的关键时期,更离不开资本市场对实体经济的支持。缺少IPO的资本市场,无异于发展实体经济缺少了一个重要“杠杆”,国民经济的稳定增长就缺少了重要的推动力和“燃料”供应源。第一,重启IPO将在很大程度上解决实体经济的资金需求问题,为实体经济健康发展注入新的活力;第二,重启IPO与新股发行制度改革有利于提高上市公司发展质量,促使更多符合国家产业政策的企业上市融资,丰富资本市场“选择视野”,经济稳增长的同时还有利于产业结构转型升级;第三,重启IPO还使得投资者能够参与到中国经济转型进程中去,并分享成果,获得更大的投资回报,从而为实体经济发展提供源源不断的资金支持,满足实体经济更好更大发展需要,形成资本市场和实体经济的良性互动和循环。